服务热线:25

欢迎您来到嘉惠投资登录注册

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 离婚就意味着破产
2016-03-27 11:33:19

 

倾诉人:森森

1

老妈的婚姻是毁灭性的。

从我记事起就是不间断的争吵,吵得厉害时,我仿佛已经听见了一个家分崩离析的声音。

起初我害怕,一怕爹娘兵戎相见,打架什么的,太血腥了;二怕最后真的一拍两散,后妈后爸这种东西对于看过白雪公主和灰姑娘的我来说,还是很有阴影的。后来便渐渐没了第二种怕,只想图个清静,一拍两散再好不过,但这个家在乒乒乓乓的争吵声中却也苟延残喘到了今天,照目前的形势看,基本是崩不了了。

老妈的朋友们都叫她找情人。说实话,对于这事我的想法很纠结。老妈到目前为止的人生过得有多苦,我再清楚不过了,可找情人这种事毕竟是违背道德的。在这暑假之前,我是支持我妈找情人的,有种对我爸报复的快感。对于我爸,嗯,我已经有十年没有叫过他爸了,如今连打起这个字都有种说不出的诡异,这种情况目前还在延续。

但这个暑假,我的三观莫名其妙地掰正了。

那天和老妈吃饭,说起找情人这个话题,我就义正言辞地表示,有点良心的人都不能做这种事,破坏别人家庭,那太可耻了!

之所以会提起这样的话题,缘于我妈的一个老乡。

暑假里,我妈偶然和一个同样深受婚姻荼毒的老乡联系起来,两人简直快成为义结金兰的姐妹了。我妈初次去老乡开的店铺里小坐,她那丈夫保持着当下很时髦的高冷态度,不打招呼,无视我妈,脾气也臭,不爽快了就当着我妈的面儿对老乡骂骂咧咧。但最让老乡椎心泣血是,她那丈夫风流成性,找了小三小四小五等等等等,甚至有天半夜还被老乡捉奸在床,那画面,啧啧啧,果然电视剧的雷雨来源于生活中的大气层。

那老乡最消沉的时候,一个人走在河边,差点就没忍住丢下一双儿女跳下去。

后来,老乡竟也找到了一个情人,那情人也是开店铺的,就在老乡隔壁。听我妈说,就是因为那个情人,老乡才觉得日子一点点有了盼头。我问,那情人对家里的老婆怎么样?对家里老婆也挺好的,我妈如是说。

我心里不禁佩服啊,红旗不倒,彩旗飘飘,而且还在人眼皮子底下作案,那情人当真挺本事的。而且据我妈说,那老乡表示找了情人之后,觉得生活更没那么难了,对自己的丈夫竟然更好了起来,两人磕磕绊绊也还过得下去。想当年,夫妇俩火拼的时候,把自家的店都给砸干净了。

对于低收入家庭来说 离婚就意味着破产

尴尬,听到这里大概所有三观端正的人都尴尬癌发作了。

人人唾弃的小三不再是家庭粉碎机,却成了家庭矛盾的缓和剂。只能说这家人成也小三,败也小三。

2

暑假结束前,老妈依旧白天上班,晚上三不五时找她那老乡聊聊,后半夜辗转反则,有时也会又和我说起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单位别的女人日子如何如何幸福,传递大片大片的负能量,继续在唉声叹气中耗日子。

我其实挺烦老妈这个样子。当月光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第一次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时候,我也曾满腔愤慨,仰头四十五度望天就要滚下热泪来:农民家的第三个女儿,为求学吃尽苦头,父亲不支持,靠着母亲的一点帮助,自己的倔强不屈,勤奋苦读,然后,情节突变,高考失败两次,最终走上了中专自费生的道路,拉开了一生悲剧的帷幕。

高考,自费生,自此成为了我妈斩不断的梦魇,她所有的自卑便起源于此。

我妈如今仍时不时地强调,当时的中专自费生一点儿不比现在的二本生差,但就是会被非自费的学生瞧不起。虽将近知天命的年纪,她却仍被二十几岁的阴影束缚,常常觉得自费生的身份让她被人看轻,在人前写字控制不住的手抖,有时紧张得甚至会突然头痛。

接着,故事往更悲惨的方向发展,如一头脱缰的野狗,恶心又狂暴。

我妈就这样遇见了我爸,开启了绝望的新篇章。

简单来说,我爸几乎集合了所有男人的缺点,除了抽烟。好吃懒做,喝酒赌博,赚钱养家能力几乎为零,就这样的条件,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竟然还通过QQ和一个湖南女人有过一段婚外情。不过正常情况下,所有的婚外情都要靠沉甸甸的人民币来维持的,所以,很遗憾,我爸的第二春不久就夭折了。我高二时,我爸因赌博又出过一次十分巨大的幺蛾子后,这些年总算平静了许多,两人同时在家的时间少,又都心灰意冷,撕逼也撕不起来了。

也许有人会好奇为什么不离婚,笑话!你以为离婚真跟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去民政局拿个绿本本就行了吗?对于收入还不到纳税水平的家庭来说,离婚就是一次的破产。我妈对破产确实无所谓,都打算好了给我爸一笔补偿金让他出户,再无瓜葛,反正钱能再赚,新生活可不是说有就有的。但我爸平时不怎么灵光的脑袋却在那次格外精明,这一离婚就和我妈没关系了,以后他赌博也好,其他事也好,没人再替他收拾烂摊子,拿了补偿金也只是坐吃山空,不划算啊不划算!所以,有一次两人都打印好协议到民政局了,我爸在紧要关头还是没签下字,这事儿自此告吹。

对于老妈来说,婚姻从此彻底成为了一座监狱。

这样的故事是相当现实而深刻的,如果叙述者的技巧足够高超,让大伙掬一把同情泪绝对没有问题。然而,再好的故事,再悲惨的境遇,反复咀嚼后,观众大概只有麻木和烦躁了。

举个例子,我爸某天做错了一件事引起了我和我妈的愤怒,我会就这件事对我爸进行直接的语言攻击,两分钟内能结束,并恢复到我对我爸长期的冷暴力状态。但我妈不,她能由此及彼,举一反三,把我爸过去的那些破事都跟竹筒倒豆子似的又倒了出来,然后一一数落一遍。这就等于我又被迫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没有月光,没有白莲花,就普通中年妇女那种尖锐而又悲切的声音,真的,真的,很烦躁!

逐渐地,我从感同身受,不断宽慰我妈,企图想让她对过去释怀,到现在听着故事刷段子,对我妈这种时代和婚姻的双重牺牲品已经只有理智上的同情,而没有了感情上的共鸣,即使有,我也得藏着,否则老妈就会说得更起劲儿。

更重要的是,我没有我妈勇敢,过去那些太刻骨的伤心事我没胆子提,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每回忆一次,就像受一次凌迟,把自己活体解剖。

老妈却心思细腻,同事朋友的一句话,都极容易让她反复思索,而通常最后的思索终点便是自己不幸的婚姻,抑或高考失利,接着她就如祥林嫂般反复感叹自己命途多舛,一辈子也没幸福过。开始的时候,我是会苦口婆心地安慰她的,一辈子那么长,你才过了一半,何必这样想不开,但后来吸足了负能量的我,再也播撒不了一点阳光了。

我害怕回忆,我妈却热衷于撕伤口,她觉得是发泄,我觉得是肢解。

3

虽然不想承认,但一个家庭走到这个地步是悲哀至极的。父母间的夫妻情分早就断得一干二净,父女关系寒若冰霜,我妈养我疼我,我知她苦她累,可心还是一点一点地麻木了,拨不开她心头的重重阴霾,甚至连她的倾诉都开始害怕。

这也就是我之前一直同意我妈找个情人的原因。

我爹娘之间早就不存在忠诚的问题了,他们能忍住不磨刀霍霍向对方我就感恩戴德了。我拿什么也拯救不了我妈,只能乞求来个知冷知热的男人能真心爱重她,帮助她扼住命运的喉咙,能在希望的田野上再跑一跑,测试理财出一片新天地。

只是那一天,风和日丽,饭菜合口,良心发现,我突然想到了被我自动屏蔽多年的一个可能性:也许那个情人已有家庭,也许他的家庭并不是像我妈或老乡那样破碎不堪,也许他身边正站着一个和我妈一样命途多舛却又心地良善的合法妻子。然后,我就不得不重新正视这个问题了。

虽然知道我家情况的人都撺掇我妈找找春天,老妈被我爸气极时也表达过要重新追求幸福,我也始终保持支持的态度,但实际上,在那天之前,我是没有细想过这件事的,因为从小到大就有一个潜意识在告诉我,老妈不会做出那种事,不会做出任何有违良心的事。没有可能发生的事,我的态度自然就无关紧要。我只觉得,我的支持如果能让她心里暂时好受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时至今日,老妈除了偶尔化身祥林嫂外确实什么都没做。我知道,她一辈都不会做的。

可如今想来,只觉幸运却心酸。我有一个好母亲,无论自己境遇如何,始终恪守道德良知,一生耿直,无愧于心,让我骄傲。然而,却也一生坎坷,一个普通女人的所求所盼,她无一实现,只余哀伤。

在线客服